香蕉视频看片下载安卓app

..co,最快更新此情惟独钟最新章节!

林宁拼命地挤出眼泪,蹭在何勃英的衣服上,“勃英,我不想为难,奶奶伯父伯母都不喜欢我,就别勉强了,我们的宝宝的到来或许就是个错误!”

何勃英摸了摸她挺起的肚子,心烦意乱的,他允诺道:“好了,别哭,我爸妈这次回来,会有挺长的一段时间在国内,我会说服他们,先回去,好吗?”

“勃英,我真的好害怕,答应我一件事,好吗?”林宁眼睛哭得红肿,神情伤心。

何勃英用衣袖擦了擦她的眼泪,“什么事?”

“我也不想强迫,但是如果我们要结婚,一定要在孩子生出来之前结婚,我不想让他戴上私生子的称呼,我是被领养的,那种被人唾骂的经历,我不想让孩子经历一次,如果……若果不能娶我,也要提前告诉我,我会体谅,也会去医院……”林宁靠在他的胸膛上,说不下去。

何勃英紧紧握住她的手:“放心,我一定会给跟我们的baby一个名分,先回家,我忙完联系。”

“嗯。”林宁擦干净眼泪,上了车。

与何勃英吻别后,她开车离开何家,没走十来米,把车停在路边,神色狰狞。

她低头看着肚子,双手握住拳头,“若不是死活缠着我,我也不用受这种委屈!”

林宁恨何家,也恨薛浪,更加恨阮白。

她一定要嫁给何勃英,把那些曾经阻碍过她的人,统统给铲除掉!

糖果萝莉姐妹条纹比基尼可爱写真

……

林家。

吃过饭后,林文正开了一支慕少凌送过来的红酒,四人在花园里品尝着。

天气逐渐暖和,花园的花也争相盛开,清风徐来,花香袅袅,四人坐在藤椅上,享受着日光。

这片花园是林文正请人设计,由周卿亲自打理。

林文正再跟慕少凌介绍自己从别处收集的不同品种牡丹花。

这些牡丹花中有不少名贵的品种。

周卿则是低声耐心地给阮白传授着养花之道。

林宁回来的时候,看见客厅没人,逮着一个保姆问道:“我妈呢?”

“老爷夫人还有大小姐跟姑爷都在花园。”保姆察觉到林宁莫名的怒气,低头小心翼翼回答。

林宁目光一沉,大小姐?

阮白也配做林家的大小姐?

林宁把包包随手往沙发上一扔,往花园走去。

高跟鞋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难以行走,她小心翼翼地挪着步伐,懊恼至极。

林宁好不容易走过这条路,看到坐在藤椅上的四个人,那幸福的模样刺疼了她的眼睛。

她的心里恼怒妒忌,看到周卿挽着阮白的手的时候,心里诽谤,周卿往日看起来待自己与阮白都是一样的公平,但到底一个是亲生的一个是领养的,她到底还是偏心的!

“爸,妈。”林宁不甘心自己这样被忽略,热情呼唤着,走过去,想要贴着周卿坐,才发现双人位置的两张藤椅没了自己的位置。

她尴尬地站在那里,穿着一身厚衣服一路走过来,她额头已经闷得出了汗。

“怎么现在才回来?”林文正跟慕少凌的谈话被打断,很是不爽,看着林宁。

他以前教育她,别人说话的时候不要随便打断,这些礼仪她是忘记得一干二净了吗?

“爸,我有点事……”林宁有些尴尬。

“什么事能让忘记回家吃饭的?”林文正严肃地问道。

林宁心里委屈,面对着他的质问,又想起何家夫妇的嫌弃,心里顿时有了一个主意。

“好了,宁宁,吃过饭了吗?”周卿看了一眼时间,关心道。

林宁“蹬”一下跪了下来,“爸爸,妈妈,对不起,是我不好。”

周卿看着顿时心疼,站起来,把她扶着,“宁宁,做什么,别跪着,快起来。”

阮白看着这幕,与慕少凌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林宁这是在唱哪出?

“妈,都是我不好,今天本来是家里的聚会日,我却没有及时赶回来,就让爸爸惩罚我吧。”她坚决地跪在那里,不肯起来。

到底也是养了二十多年的女儿,周卿心疼,转过头看了林文正一眼,语言中带着责备,“看看那么严肃做什么,这是家里,不是单位,把女儿给吓得……”

林文正无言,知道林宁的真实面目后,他对她已经改观,在各方面的事情上也比以前更加苛刻。

妻子对林宁的溺爱他看在眼里,却不敢把林宁做的那些事情盘告知。

以周卿的性子,知道林宁是怎么一个人后,一定会责怪自己没有教育好她,才会让她变成这样。

但是林宁变成怎么样,又怎么是他们夫妻二人能决定的呢?

从小到大,该给的,该培养的,该教育的,他们夫妻二人一样没落下,但是林宁就是学坏了。

还是背着他们学坏。

林文正看着林宁跪在那里哭得梨花带雨的,没有作声。

周卿听着她的哭声,心疼得很,要把她扶起来。

可林宁坚决地跪着,林文正不作声,她就不起来。

看到这个僵持的局面,阮白莫名觉得尴尬,开口道:“爸,别生气了,要不听听妹妹怎么说?这背后,说不定有什么苦衷。”

林宁低头哭着,眼神却因为阮白说的话而凌厉起来。

她才不需要阮白的帮忙!

林文正冷哼一声,虽然不喜欢林宁,但也也乐意看到她跪在那里,正好阮白给了一个台阶,他说道:“起来吧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林宁哭哭啼啼,在周卿的搀扶下站起来,委屈得很,“爸爸,没有发生什么事。”

周卿一看她满脸伤心的,肯定是在外面遭遇了什么事情,拿出手帕擦了擦她的眼泪,心疼道:“哭成这样还说没事?告诉妈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刚刚去了哪里?”

林宁哭得更大声,眼泪鼻涕的黏在一起。

她不想在阮白跟慕少凌面前说,“妈,我们,我们回去说,好吗?”

“别哭了,这里都是自己人,就在这里说,要是遇到什么困难,让姐姐跟姐夫出点意见也好。”周卿轻轻扫着她的背,怜爱道。

林宁心里郁闷到死,谁要阮白帮忙……

标签: